<sub id="mvd0z"></sub>
<em id="mvd0z"></em>
<sub id="mvd0z"><code id="mvd0z"><div id="mvd0z"></div></code></sub>
<sub id="mvd0z"></sub>
<em id="mvd0z"></em>

      <em id="mvd0z"><p id="mvd0z"><option id="mvd0z"></option></p></em>

        職場八卦:宋江

        時間:2015-01-14    來源:四川勞務    瀏覽:130

        小時候看《水滸傳》,最失望的是宋江這個人。說是愛習槍棒,專好結交天下豪杰,可一卷讀完,未見他使出像樣的一招一式。遇到險境,不是叫苦,就是跌足,要么撥馬先逃,潛身躲藏,全無半點英雄氣概。真納悶魯智深、林沖、武松、李逵諸雄何以竟與此等人為伍,并尊其為頭領!


        涉世稍深,又看出宋江偽善和權詐的一面。他謙恭禮讓、樂于助人,骨子里卻工于計算,支配欲極強。這一印象,后來在金圣嘆的評本里得到了印證??晌沂冀K不解的是,梁山泊人才濟濟,施耐庵何以讓這么個人位居群雄之首,因而覺得這是小說的一大缺憾。


        近讀《水滸傳》,忽然茅塞頓開:施耐庵不正是通過宋江的成功以警世人嗎?


        宋江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呢?


        宋江以忠義的化身自居,連自我介紹時也忘不了說“俺是梁山泊義士宋江”,但細檢其所為,殊難找到忠和義的蹤影,充其量只有一些博施的善行而已。我們知道,“施”與“義”是兩碼子事:《三國演義》里曹操籠絡關羽是“施”而非“義”、關羽千里走單騎才是“義”。宋江的“仗義疏財,扶危救困”,說穿了,予人以利的成分多,行義的因素少,《水滸傳》作者用了“散施”二字,可謂大有深意存焉。所謂散施,不管張三李四,逢人送錢是也。他這頭救濟虔婆,那頭赍助幫閑,為做媒的王婆“做好事”,讓賣藥的王公稱“恩公”,就是殺人后畏罪潛逃之際,銀囊也不見羞澀:棲身富豪柴進莊上時,仍多番背著主人饋銀與同為避難者的武松;在清風寨,每日變相送錢給相陪的下人。后來身為囚徒在發配途中,還是像散財童子般一路樂施不疲。遇上劫賊,奉行的也是以不變應萬變的金錢外交:“我自多與你們銀子相謝?!钡搅私堇纬菭I,更是上下打點,管事的、聽使喚的,里里外外,能塞錢處一味地塞。銀子春霖般嘩嘩下過之后,我們便讀到“滿營里沒一個人不喜歡他”。


        宋江上梁山之前的所作所為,除施舍銀兩外,實在乏善可陳。而疏財也并非具體地周人之急,扶人之困,而是泛泛地予人以好處,廣結人緣。當然,予人以好處,本無可厚非,只要當事人手有余財,盡可多多為之,受惠者不管困厄與否,總會高興的。只是,宋江出身農家,職業不過是縣衙的押司,每月進項,頂多幾兩銀而已,終年積蓄的財,也不夠他痛痛快快地疏上一次半次。單靠正當收入,“及時雨”這響亮的名頭無論如何是贏不來的。


        宋江收入菲薄卻大行慷慨之道,不免有點蹊蹺。他散施的銀子究竟從何而來,《水滸傳》未作正面交待。但在講到宋家隱秘的地窖時,有一段閑文頗堪玩味:


        且說宋江,他是個莊農之家,如何有這地窖子?原來故宋時,做官容易,做吏最難。為甚的做官容易?皆因那時朝廷奸臣當道,讒佞專權,非親不用,非財不取。為甚做吏最難?那時做押司的,但犯罪責,輕則刺配遠惡軍州,重則抄扎家產,結果了殘生性命,以此預先安排下這般去處躲身。(第二十一回)


        宋江挖這個藏身的地窖原來是因為做吏難。做吏為什么難?解釋是:做押司的,一旦犯罪,輕則發配,重則問斬。其實,這句話并未正面說明做吏有何難處,只是強調為吏者犯罪難逃法網而已。古往今來,有罪則有罰,不管犯人為吏為官還是為民;至于為吏者知法犯法,量刑較重,乃是各朝通例,非獨宋代如此。


        所以這句話并不在解釋做吏難,更像是搪塞。這不似作者一時疏誤,而是用心之筆。寫到宋江時,作者每每用一些囫圇話把行文分成兩個層次:表面上極力塑造、維護宋江的正面形象,在深層卻又解構它、戳穿它。上面引的那段話也是這樣:作者一方面告訴讀者,當押司的有莫大的風險,另一方面卻以文不對題的解釋否定了這一風險。也就是說,宋江挖地窖并無特別理由。沒有客觀風險而預先安排退路,想必另有隱情。耐人尋味的是“重則抄扎家產”這句話。量一區區押司,有何家產值得驚動官府查抄?可見押司職位雖低,也有致財的可能。宋江倒不像是聚斂盤剝之徒,但他收入微薄,卻“端的揮金如土”,這如土之金出自何處,不能不說是一大疑案。而他家那口地窖子恐怕是個有提示性的注腳。


        地窖子看似作者輕輕帶過的閑筆,其實是理解宋江所謂“忠”的關鍵文字。地窖作為避害的一窟與另一窟——梁山,一暗一明遙相呼應。梁山是水外之地。如金圣嘆所說,《水滸傳》之為書名,就是取梁山在水涯彼岸之意。水在王土之濱,滸又在水外,梁山泊超出了“率土之濱”的畛域,上得梁山便不再是王臣。宋江掌權后,梁山泊造兵符印信,設黃鉞皂蓋等違禁之物,儼然是朝廷的排場。相比之下,地窖子雖無其威風,但卻有其功用;它不在王土之外,然在王土之下,同樣擺脫了朝廷律令的約束。蟄伏地窖,便是置身于國家法度之外。說到法度,有一個細節給人印象很深:宋江在發配途中被請到梁山大寨?;s要給他開枷,他作色道:“此是國家法度,如何敢擅動?”一個擅字,多么凜然??珊髞肀幻珊顾幝榉?,李俊把他救下并開了枷,并不見他醒來后動問,“國家法度”如何不在了。此后在李俊家盤桓數日,也沒想到要重新戴枷。如果說,這枷是在他無知覺時別人除去的,沒有他的干系,那么在穆太公家借宿時,確確實實是自己打開的。當兩個公人說“這里又無外人,一發除了行枷,快活睡一夜”時,宋江應聲道:“說得是?!惫嗽诿珊顾幨录?,一路未曾建議去枷,可現在他們領悟到,宋江在梁山泊生死弟兄們面前只是作秀,故爾加一句“這里又無外人”的知情語。


        宋江每被視為無條件地忠君,是因為他甘領刑罰而不愿落草為寇,即使上了梁山也心懷朝廷。他受刑是因為殺婆惜,殺人后,他信誓旦旦對苦主閆婆說:“我是烈漢,一世也不走,隨你要怎地?!焙脗€烈漢!沒過片刻,被閆婆扭結到縣衙門口時,就瞅個空子開溜了——躲到國家法度無法進入的地窖子里。后來從地窖里爬出,也不是投案伏法,而是四處尋找保護傘隱身匿形。最后也是由于大赦有望、緝捕難逃才去自首的??梢?,宋江的伏罪是有選擇性的。法在他眼里不是具有普遍約束力的國家大典,僅是權衡利弊時的一個參數。伏罪與否,要視刑而定:重則逃,輕方就??稍谌饲?,他矢言忠君服刑之事斷無商量余地。在發配途中,劉唐請他上梁山入伙,他做出一副寧死不能不忠的樣子來,鬧得要揮刀自刎。后來因題反詩獲死罪,被梁山好漢救出,卻閉口不再提陷他不忠的話,而稱“不由宋江不上梁山泊”。其實,何嘗就到了“不由不”的地步,如果他真以為忠君事大,性命事小,現在自殺為時也還未晚。在宋江眼里,抽象的倫理原則遠不是什么“甚于生者”。為了茍活,全可以丟開??梢?,他的“忠”是有條件的。


        宋江的“替天行道”常被視為“忠”的表征。這“替天行道”也是句含混話。天之大德曰生,宋江所行的卻是殺戮。他從法場得救,要做的頭件事就是燒殺:火燒無為軍,殺死黃文柄一門良賤四五十人。黃某不管平素為人如何,在宋江一事上無可指責,他僅僅維護了朝廷的利益。退一步講,即使宋江有理由仇殺,殺的應是黃文柄一人,而不該是合家老小。對此,連稱許宋江的李贄老先生也大搖其頭,批道“大不是,大不是”。


        宋江忠君的神話還建立在“只反貪官,不反皇帝”的口號上。也不知這貪官和皇帝的界限宋江是怎么分的。不知他踐踏的王法,是貪官的,還是朝廷的?他率眾攻的城、掠的地、殺的官兵、搶的國庫,是貪官的,還是朝廷的?他勸降和逼降的剿捕將領,是貪官的,還是朝廷的?他拉秦明、呼延灼、關勝等人背叛朝廷,抬出的理由是,梁山好漢企盼朝廷招安??蛇@些人根本不需要繞一個落草——招安的大彎子,他們已是在為朝廷效力。


        宋江受招安是否符合施耐庵本意,現在不得而知,值得關注的不是宋江招安后的行為,而是求招安的心理。我們知道,傳統的仕途是“學會文武藝,賣與帝王家”,文不成、武不就的宋江,沒有待價而沽的資本,縣衙小吏已是他事業的頂點了??伤谓皇前卜种?。他言必稱忠義,但有兩處卻顯現出心跡:一是得知晁蓋等人在梁山做大事業,自言自語流露出艷羨之情;一是酒后題詩“敢笑黃巢不丈夫”。廟堂既然無法靠近,就在江湖上迂回發展。當然,走江湖也得憑本事吃飯,但有個“義士”名頭,不啻懷里揣著“鐵券丹書”,近可以保身,遠可以騰達。待得當上梁山寨主,總算有了與“帝王家”交易的本錢。倒霉的是那些誠心聚義、共襄盛舉的異姓弟兄,糊里糊涂就被宋江給賣了。

        四川勞務公司——四川省勞務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整理

  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  028-86782316

        028-86625097

        • 四川省勞務開發有限責任公司
        • 傳真:028-86625097
        • 辦公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海椒市3號摩根中心804
        • 郵箱:servies@sclaowu.com